所謂生存法則(等等不對XD

殭屍出沒!!活人注意!!

大家好,我是狗狗

此地是末日一級感染地區,有本事進來可要有能耐好好掃過每一隻殭屍呦XDD

傢伙可要準備好,好好的來追殺殭屍,當然被殭屍追殺的,抱歉狗狗幫不了你,請自救OW<

目前在亂亂跑的研發自創殭屍:沉默之地創.世紀

還會有監獄兔同人之變種殭屍產出WW

回收再製的殭屍有黑暗大陸也努力開發準備野放~

切記,每隻殭屍都是很用心地被追殺(?),可不要用隨便的態度,不然他們絕對會咬你、外加啃得乾淨和肚破腸流喔(等等不要威脅人家

 

歡迎入內了解關於第七區以及殭屍控狗狗

 

- 觀看注意 -

《此為自創文》

《角色崩壞、恐怖有》

 

 

01.

已經是深夜了,大家都回到寢室休息。

馬羅實驗室,是一個由頂尖研究家設計出來的空間,位於地底下,擁有1間主要控制室,5間研究室,為了那些不分日夜辛勤工作的研究家,也設置了10間總統級套房,雖然不大,但是所有的寢室用具,還有所有控制裝置,研究設備,都是引進目前世界上最一流的所有設備。

實驗室的牆壁,是能夠抵擋10噸炸彈的威力,可見厚度非常大,也非常安靜,沒有殭屍吼叫,沒有膽戰心驚的槍聲,只有腳步聲,還有自己活著的證明,心跳聲。

「莫瑞!睡了嗎?」涼烯來到中央主控室,莫瑞總是把主控室當成自己的房間,大家總是開玩笑說著"主控室是莫瑞的棲息地"。

「嗯?狼煾阿..怎麼?有事?還是太高級的床睡不習慣,我看我給你在角落鋪墊子好了。」莫瑞開玩笑說著,視線從主控室的大面板移到涼烯身上。

「都認識幾年了..別再稱呼我的家族名了,你在看什麼?」涼烯被大面板的畫面吸引住。

「這是殭屍,受感染到病發,腦中神經傳導狀況的紀錄片,如何?陪我看一場電影吧,涼烯。」莫瑞拉了張椅子,有禮的邀請涼烯,還是和以前一樣,愛開玩笑,總是那麼樂觀。

「摁,謝謝....莫瑞,毗希..他還好嗎?」涼烯望著莫瑞,莫瑞只是笑著,指著大面板上的人。

「我...替你感到難過...」涼烯摸著莫瑞著手,莫瑞則是緊握住涼烯的手。

「樂瑞絲他...就算到最後一刻,也把他的精神與身心奉獻給研究...像他這樣的奇葩,為什麼...死的應該是我,不是他。」彷彿積壓已久的悲傷瞬間潰堤,莫瑞難得流下眼淚,這一幕幕,涼烯都感到心疼不已。

毗希.樂瑞絲,是一位年輕的女研究生,也和莫瑞一樣的樂觀開朗,到最後都全力以赴,也許這樣的個性,才讓莫瑞愛上毗希,而且兩人成為研究所裡最年輕的夫妻。

碰!大面板出現一聲小聲的槍聲,面板上,頭顱出現一條線,也就是穿過頭顱的彈道。

「莫瑞,別悲傷了,生離死別,是世間常態...我的父親,我在我父親的桌子發現一片光碟,內容你會感興趣。」涼烯拿出放在包包的光碟,莫瑞聽到便把光碟放進主機撥了出來。

「居然...連那裏也淪陷了,難怪這幾個月,都連絡不到。」莫瑞低著頭,那裏不單單只有另一方面的研究員,也有樂瑞絲和莫瑞的同事。

「摁,極光實驗室,淪為歷史了,但是別灰心,我們還有馬羅實驗室,打造新歷史。」涼烯拍著莫瑞的肩膀,為莫瑞打氣。

「摁..要創造歷史...」莫瑞的臉閃過一絲掙扎,內心又再度被罪惡感壟罩"馬羅實驗室,在不久也會淪為歷史的..."。

而在背後,把一切盡收眼底的另一個人,嘴角則是勾起病態的笑,對於發生那樣的悲劇,自己早就已經不在呼世間的一切,對於自己的能力,就從上往下觀望著,就像是神看著可悲的人類苟延殘喘,男子收起笑容,轉過頭消失在長廊的一端。

「...!...那樣的氣息...」涼烯彷彿是查覺到什麼,望著背後的長廊,可是對面只有黑暗。

「去睡吧,已經很晚了。」莫瑞笑著,將東西收拾好,莫瑞已經決定,明天,跟大家攤牌。

「喂!」一個聲音,把莫瑞從睡夢中拉了過來,睜開眼,是一位帶有奶茶色短髮的男子,臉上掛著病態的笑容。

「有事?」莫瑞揉揉眼,望著眼前出現在主控室的男子。

「我叫King!把所有有關丹煾的事情,都告訴我。」King笑望著莫瑞,內心的算盤早已打好。

02.

「早安,早餐已經準備好了,請用。」櫻夢將早餐放在桌上,大家拿了自己的分,便散開到同伴那裏閒聊。

「博士!您的咖啡。」櫻夢把咖啡遞到博士面前,博士早上都有喝咖啡的習慣,而且是無糖黑咖啡,什麼都不加。

「謝謝,放著就好。」莫瑞依然看著表上的數據,數字告訴著莫瑞一切,也間接地訴說著絕望。

「..櫻夢!」涼烯叫住了櫻夢,走到櫻夢面前。

「需要幫忙嗎?」櫻夢帶著淺笑,望著涼烯。

「請問...你給莫瑞的咖啡,加了多少糖?」涼烯的笑容漸漸變淡,剛剛眼角瞥到,咖啡的色澤,和以往都不太一樣,不過剛剛看過了,還是老樣子的品牌,那麼,就是糖或者奶精的問題。

「博士都喝無糖黑咖啡,自我來這裡,一直都是泡無糖咖啡。」櫻夢說著,沒錯,自從自己來的那一天,為博士打理一切,博士視自己為女兒一樣,博士收留了我,我不懂數理,不懂基因學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盡我所能地幫助博士。

「摁..沒事了。」涼烯轉過頭,望著莫瑞正喝著咖啡,那是苦澀的味道。

莫瑞之前的口味,可是比誰都還要來的甜,可能是失去毗希太痛苦,因而轉變了味道吧。

「涼烯!有冰耶,快點來吃。」音龍走了過來,把涼烯拉到靠近冰箱的桌子。

「好賊!寒!風介!手下留冰阿。」涼烯看到風介和寒已經在吃著冰棒,而且速度驚人,也趕緊衝過去一起加入吃冰行列。

「你們,別吃冰吃到頭痛啊。」晴矢露出無奈的笑容,把三人吃剩冰棒棍與包裝收到塑膠袋。

「這是不太可發生的事吧。」音龍笑著說,也一起幫忙收拾冰棒棍和包裝。

「各位!請你們用完餐以後,到中間集合,我將告訴各位,這一切的真相。」莫瑞在中央喊著,聲音在密閉的空間傳出回音。

真相,兩個字,是最後說出的字詞,也是迴盪最久字詞,兩個字,深深定進每個人心中,大家都瞬間沉默,實驗室又再度恢復以往的冷清。

03.

「首先,先給你們看看,涼烯所帶來的影片。」莫瑞將光碟從頭再在撥一次。

面板出現了畫面,是一個男子,表情顯得非常著急。

『黑燁!如果你看到這段影片,極光實驗室也淪陷了,如你所見,病毒一發不可收拾,快點,帶著你的家人...啊-啊-』畫面的男子,被2隻殭屍抓住,身上穿著染血的布袍,可見是受感染的實驗員。

『吼-吼啊-』殭屍開始啃咬著,鮮血染滿了鏡頭,攝影機也倒下,男子被殭屍壓在地面,倒下的攝影機,從頭到尾側錄著一切。

『到..馬羅實驗室..啊...去找..莫瑞..嗚...』男子吐血,用著最後力氣,承受著劇痛,將訊息全部傳達出來。

-訊息時間,記錄自XXXX年5月30日20點44分,傳送時間XXXX年5月30日20點50分-

「可見,最原本的感染地,是在極光實驗室吧。」昀望著面板,抱持冷靜地說道。

不單單是昀,在場所有人都非常冷靜,也許是看慣,所以沒感覺了。

「不!最原本的感染地,在這裡。」莫瑞轉過頭,不帶有表情,眼神充滿絕望與冷酷,大家的表情都是一愣,涼烯也皺起眉頭。

「那我們吃的....不會都....」玲妮摀著自己的嘴,望著莫瑞的眼滿是擔心。

「難道..你想把我們都變成另一批實驗品,好讓你研究出解藥?」夏奏激動拍桌,怒瞪著莫瑞,沒想到莫瑞和雷斯都是一個樣,大家也紛紛拿起武器指著莫瑞,不管自己是否受感染,也要把眼前的混帳爆頭才死的甘願。

「各位!冷靜一點,博士他不會這樣做的。」櫻夢跳出來為博士說話,但是成效並不大。

「別吵了,你們放心,食物並沒有下毒,我所謂的感染地,是第一批感染者與第一批病毒,是在這裡研究出來的,但是,研究結果令人驚訝與不解,經過最高層會議討論後,決定將所有資料轉讓給極光實驗室,馬羅實驗室,是研究解藥的地方。」莫瑞說著,指著旁邊一個房間,大家都走過去看,隔著玻璃看到房間內的櫃子,排列著各式顏色液體。

「那麼,所有一切的病原,丹煾,就有勞你解釋了,請你也解釋一下,"重生"的滋味如何吧。」莫瑞露出冷淡地笑,而丹煾臉色大變,大家的目光也轉到丹煾身上。

「我...」"可惡,莫瑞居然,我的那件事,不會被揭穿吧.."丹煾的內心,開始充斥不安,看著目光全在自己身上,丹煾只好先使出苦肉計。

「嗚..嗚嗚....」發出啜泣聲,跑到涼烯身後抱著哭泣。

「好了,莫瑞,你就直接講吧,何必讓一個小孩子承受這種壓力。」涼烯對著莫瑞說,把丹煾抱起放在大腿上。

"涼烯,你被丹煾騙了。"莫瑞和音龍,內心同時出現這段話,眼神也變了一下。

「...就讓小孩子說,難道不行?連莫瑞都這樣講了,可見丹煾比我們更了解情況阿...」King撐著頭,臉上依舊帶著微笑,會讓King開口的原因,毫無疑問就是音龍與莫瑞的眼神,當然還有自己所得到的情報。

「你覺得一個小孩口齒清楚嗎?莫瑞講的應該會比丹煾清楚吧。」寒望著King,而King也只是攤手,表示自己只是出個意見罷了。

「摁..莫瑞..你說吧..」涼烯望著莫瑞,眼神示意了一下,"為甚麼,大家都針對著丹煾,難道是,丹煾有事情...瞞著我",涼烯望著丹煾,才看到丹煾的臉上的確有著淚痕,還有著一抹詭譎的笑容。

「好吧,這病毒原本發明於丹恩的父親,霞熙,原本是要用在治療病人的病情...但是沒想到,研究出來,不只能治療,甚至還讓身體減緩成長,年紀與身體維持在當下感染的歲數,但是,心智卻是不斷成長的,老化也不是很明顯但還是存在,不過這是實驗界一項重大發現,因此,病毒原體被政府奪走,開始研究著長生不老,或者是生化武器。」莫瑞說著,眼角也不時偷喵丹煾的反應,依照昨天與King的談話與約定,莫瑞不會在當下揭穿一切,而是交由King,去玩弄一下掌中的獵物。

「父親它,並不是有意害人,他只是想幫助別人,他不是有意的....」丹煾聽到之前的過去,難免會有點心酸,眼淚也掉得更兇,當然內心也充斥著疑問,"為什麼莫瑞會這樣說"。

"還會有感覺,你還是人嗎?"莫瑞內心這樣想著,在場所有人,除了音龍與King,每人都施以同情的眼神。

「好了!直接切入正題,病毒的過去我不想聽,我想知道現況。」涼烯把丹煾抱了下來,丹煾是一臉錯愕,伸出手想再抓住涼烯,但被涼烯一手打掉。

「涼烯哥...」丹煾的眼眶又含著淚水,而櫻夢不語,走過去安慰丹煾。

「涼烯..你吃錯藥了嗎?」夏奏望著涼烯,這是大家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涼烯。

「丹煾,你的一切,我還能信嗎?」涼烯跌坐在椅子,手扶著額頭,而音龍則是走過去抱住涼烯。

「又是你....翔翼音龍!」丹煾用著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說著,眼神充滿忌妒與怒意的看著音龍。

「莫瑞,你繼續說吧。」昀也開始出現了疑問,丹恩的話可信度有待觀察,丹煾沒有把一切真相說出,丹煾的表哥。

「改良過的病毒注射到人類,動物身上後,如果是活體,便會能力大增,但是心智卻會喪失,變成殺人魔,雖然可以教導,但是他們的本性通通變得暴躁,如果注射在死體,死體便會復活,但是細胞是死的,他們不會修復,只會潰爛,也就是活死人,他們共同的一點,需要食物。」莫瑞將許多紀錄片撥了出來,每一個幾乎都會有人受傷,而且病毒極具感染力,從原本3位,變成5位,又增加到15,然後演變成目前情況。

「食物,也就是我們嗎?」翔太望著莫瑞,而莫瑞點頭。

「他們是標準葷食者,所有動物都吃,而且是生吃。」莫瑞放出他們餵食殭屍植物時的影片,殭屍看也不看,只顧著去撕裂一旁的活雞。

「為此,我找了所有有關殭屍,活死人,還有突變種的各種資料....」莫瑞望著自己的資料,在將病毒轉讓後,便開始研究了這樣超自然的狀況,希望能從中研發解藥。

「有一個紀錄紀載,據說在俄羅斯有個家族,他們的一切都很特別,不論是身體,還是個性,連作風也是....」莫瑞撐著頭說著。

「聽說,殭屍病情爆發,那家人,被當成罪回禍首而.....」當莫瑞正要說時,被一個聲音接了下去。

「被當地居民殘殺,被世人認為是怪物,在此,那個家族永永遠遠的...從這世界上抹去....」King說著,臉上依舊帶著笑容,但是這笑容,又包含哪些秘密,哪些悲傷。

「摁..沒錯!被稱為鬼族的後裔....」莫瑞淡淡說著。

「甚麼..鬼族?哈哈!那根本是個屁,反正人類就是這樣,只能悲慘的自相殘殺,只不過被反了一道就無力招架,哈哈!可悲...」King病態的笑著,表情與口氣,彷彿地位與在場的人不一樣,這又是何等的孤獨。

「King...」翔太望著與平常大不相同的King,不只翔太,連大家都呆愣住。

「算了..你..繼續吧,這也只是無稽之談...現代,是講求科學憑證的,甚麼鬼族,是不存在的...」King早已心灰意冷,但是笑容沒有出賣他,大家始終看不透King,這只是一個笑話,沒有人會信,沒有人會感到悲哀。

「..可是..就因為鬼族的稱號而失去生命嗎!」涼烯站了起來,憤怒地望著King,但是涼烯不是表達著憤怒,而是抱不平的憤怒,帶著哀傷的憤怒。

「如果是這樣,那被封為死神與閃電的恐怖後裔的我,又有甚麼資格活在這世上...」涼烯抽起刀,準備往自己的咽喉劃去,但被King打掉,涼烯被音龍抱住。

此時,涼烯與King的眼神互望,King表達給涼烯的是,對世界抱著復仇的心,還有悲傷,但是涼烯傳給King的,不單單只是象徵著不公平,也透露出一絲想拯救這世界的心,看不透,兩人都處在看不透對方的境界。

「這只是個遊戲,有贏家,輸家,和中途退屋的人...僅此而已。」King移開眼神,笑笑地說道。

「博士,你所設定的時間只剩下10分鐘....」機械的聲音出現,是電腦正通知著莫瑞。

「時間...甚麼時間?」昀問著莫瑞,莫瑞則是開始笑。

「在十分鐘...這裡所有電力供應都將停擺,為了不讓病毒擴散,電力關掉的一瞬間,這裡也會被一個威力十足的炸彈炸掉。」莫瑞說著,眼神有著彷彿要解脫般的喜悅。

「甚麼!!!」大家都站了起來,臉上都充滿憤怒和驚嚇。

「為甚麼?明明還有希望的...」寒對著莫瑞大喊,大家都開始著急。

「沒有希望了,所有的數據都告訴著我,希望是0。」莫瑞站起身將手上資料往地板丟,對莫瑞來說,他不再是珍貴的資料,而是現實的廢紙。

「不用擔心,火焰的威力,能在1秒內把人燒成灰燼,不會痛的。」莫瑞說著,此時此刻,大家都認定了,莫瑞是這場遊戲的退出者了。

「還有十分鐘,快逃。」昀對著大家說著,大家也都把所有東西準備好。

「櫻夢..你也要走嗎?」莫瑞望著櫻夢,櫻夢則是面帶難色。

「門不再會開啟第二次,我一開始就說了。」莫瑞望著面板,身後的人開始著動作,除了Dance和莎莎。

「也就是說,門鎖死了?」涼冬望著莫瑞,不敢置信一起奮鬥到那麼久,卻要敗在這裡。

「有手榴彈,用這個,賭一賭。」翔太看到一旁有手榴彈,便拿了兩個遞給昀。

「記住,病原體是近在眼前,而且你們早已受感染。」莫瑞的最後一句話,都深深的刺進每個人心中。

「Dance!莎莎!快點啊!」玲妮拉著兩人,但兩人都不為所動。

「我已經...注定要輸了..」莎莎眼角含著淚,把腳上的傷口亮了出來。

「Song....我很快就要跟你見面了...」Dance笑了出來,眼淚也不斷落下,莫瑞則是走過去安慰著Dance。

「....玲呢!快點啊!」雪蘋走過去,將玲妮拉往出口,玲妮只能含著淚,無法為同伴做任何事。

「博士,謝謝你的照顧,如果你想,我還是會留下來的。」櫻夢握著莫瑞的手,露出溫柔的笑容。

「不必,照自己的想法去走吧。」莫瑞摸了摸櫻夢的頭,櫻夢則是點頭,便跟著昀的團隊一起離開。

從此以後,不用再提著心睡覺,不用再為了安全顧忌,能和心愛家人,再一起,三個人都帶著笑容,看著面板上的時間倒數。

十、九、八、七.....

「快點!」大家把手榴彈裝置好,倒數的時間也將近。

碰!手榴彈爆炸了,玻璃應聲而碎,如此巨大聲響也引來的殭屍。

「快,開車!」昀一邊用著小槍,一邊喊著。

大家一邊對著殭屍開槍,一邊往車的方向移動。

「好了,先離開這裡。」等大家都上了車,夏奏與King領頭開向高速公路,大家都尾隨在後。

碰!碰碰!巨大的聲響,即使有段距離,也還是看的到後面一個火紅的火焰正燃燒著。

離開了,希望沒了,以後的目標又在哪裡,感覺,大家把一個解脫的機會推了開來,是因為還保有期待嗎?期待奇蹟會出現?

未來再次渺茫,而那句"病原體就在我們之內"到底是誰?那麼,那句"大家都早已受到感染",又是怎麼一回事?

 

 

犬達廢言:

大家,好久不見阿汪(滾來

是說最近好忙阿,要忙升學什麼的汪OTZ

原本要寫創世紀,但是居然沒梗寫啊汪(淚奔

那麼希望這篇大家喜歡汪(搖尾

大家都只露臉一下下狗狗真是不好意思(跪

下一集會給大家更多出場次數的汪(燃燒

是說班上都性亢奮阿汪OTZ

狗狗過著每天被追殺的日子阿汪(遠目

那麼下次見汪(揮手(風滾草模式滾走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狗狗 的頭像
狗狗

死神與閃電的恐怖後裔

狗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萌月
  • 推~
    狗狗真的失蹤好久了!沒有文章當精神糧食會死ㄟ~
    越來越緊張的劇情讓我好興奮((又有力氣在流氓班級存活了
    支持!期待新文
  • 喔喔汪~謝謝小月阿汪XDDD
    緊張才好啊,讓大家像坐雲霄飛車一樣阿汪(大笑(遭扁XDDD
    狗狗我會加油的汪,小月也要繼續存活XDD(遭踹

    狗狗 於 2013/03/10 17:38 回覆

  • 零昀
  • 狗狗QAQ
    有空就多點休息吧,升學什麼的各種累啊...
    雖然早一段時間潛了去學習,但是我還是有上來看文喲~
    文章劇情不錯ww個人覺得King一定還有點什麼...
    好敬佩博士他的精神!!
    狗狗加油,記得別累壞自己!!
  • 摁摁,謝謝小昀汪WW
    博士是標準工作狂阿汪XDDD
    是說文章劇情的差點把狗狗弄到腦死阿XDD
    是說小昀也是很累阿汪,也是要多休息阿汪(按摩肩膀
    狗狗會加油的,小昀也要一起加油汪WW

    狗狗 於 2013/03/11 18:4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