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謂生存法則(等等不對XD

殭屍出沒!!活人注意!!

大家好,我是狗狗

此地是末日一級感染地區,有本事進來可要有能耐好好掃過每一隻殭屍呦XDD

傢伙可要準備好,好好的來追殺殭屍,當然被殭屍追殺的,抱歉狗狗幫不了你,請自救OW<

目前在亂亂跑的研發自創殭屍:沉默之地創.世紀

還會有監獄兔同人之變種殭屍產出WW

回收再製的殭屍有黑暗大陸也努力開發準備野放~

切記,每隻殭屍都是很用心地被追殺(?),可不要用隨便的態度,不然他們絕對會咬你、外加啃得乾淨和肚破腸流喔(等等不要威脅人家

 

歡迎入內了解關於第七區以及殭屍控狗狗

 

- 觀看注意 -

《此為自創文》

 

 

這一切,都是進入了遊戲開始...

01.

「涼烯....」音龍坐在自家,雙眼失神的窗外,涼烯已經不見兩個禮拜。

「吼...(音龍...)」雷影蹲在一旁,望著眼睛失神的音龍,內心滿是擔心。

就在兩個月前,涼烯從西伯利亞來找自己家族的世交-嵐痕.音龍。

可是因為人生地不熟,涼烯上次來日本的時間差了3年,所以導致找尋過程有點困難。

可能是上天註定吧,沒想到自己遊蕩在街上的時候遇到了雷影,就這樣,兩人便又相見,這次一住便是打算住久一點。

不過有個意外的驚喜,因為涼烯狼嚎的習慣,音龍都會陪著,沒想在一個滿月天,音龍對涼烯表白,順理成章的成了一對情侶。

不過..在兩個禮拜前,涼烯說要去買冰,卻沒有再回來了。

「....」音龍站起身,眼看涼烯狼嚎的時間將近,決定去狼嚎的地方。

「吼..(冰棒...)」雷影心中也是掛念著冰棒。

兩人來到自家後面的山上,位在山腳旁的一個地方,會吹來涼爽的晚風,而且也能看到月亮,是涼烯從小到大最愛的地方。

「涼烯....」音龍坐了下來,頭輕靠在一棵樹旁,望著月亮的眼不自覺佈滿霧氣。

不過在這一瞬間,一道像是閃電的白光劃破天際,引起了音龍的注意。

「那是....」音龍擦去眼眶的淚,盯著天空剛掠過的光。

「吼!吼!(是流星!音龍許願!)」雷影閉上眼,在內心許下願望"希望能快點找到冰棒和涼烯。"

「.....」音龍半信半疑地閉上眼,也許下願望"希望我快點找到涼烯。"

兩人許願完,對望了一眼,都笑了。

此時,天空又劃下一道光芒,可是這次的光芒卻是亮藍色。

「流星....有藍色的嗎?」音龍望著雷影,但是那道藍色光芒直直地往音龍的方向飛來。

「吼!(音龍小心!)」雷影看見,趕緊提醒音龍,但還是太晚,藍色的光打中了兩人。

「嗚!!!」兩人感覺倒像是被雷擊,全身傳來麻痛感,隨後便暈了過去。

02.

「接下來,由龍身與狼影的對打!」

「嗚....」音龍被一個眾人喧鬧聲音吵醒,勉強的睜開雙眼,發現自己在一個透明空間裡,放眼望去都是光和人。

「怎..怎麼了?還有這是哪裡?雷影呢?」音龍站起身,也發覺自己的服裝不對,變成了黑色的短褲和連帽短T,而且衣服的條紋是金黃色的光,連出了一個龍的圖案。

突然,自己所在的空間開始移動,對面接了另一個空間,裏頭站著一個人,他的服裝和自己一樣,只不過對方的帽子是戴上的,所以看不到面容,而且他的紋路是亮藍色的狼和閃電。

「Ready!五,四,三,二,一,開始!」站在平台的裁判,一次望著底下5個遊戲空間所發生的廝殺。

「....」音龍望著自己兩側,都是由兩位玩家,用著一個發亮的圓盤打鬥著。

「啊!!」一聲慘叫聲響起,音龍望著眼前的人瞬間變成了許多粒子,散落在地上,只剩下他用來打鬥的圓盤。

「No.1遊戲場,勝出者-極光!」又一陣歡呼聲。

「這是..怎麼回事....」音龍開始害怕了起來,此時眼前的人抬起頭來,音龍又是一愣。

「音...龍...」眼前的人喊出對方的名子,眼神滿是不解。

「涼烯..你怎麼在這...」音龍走過去,想問個清楚。

「..停!我們是來玩遊戲的....」涼烯冷冷地說著,手伸向背後拿出自己的磁片,磁片發出亮藍色的光。

「等..等,可是...」音龍望著涼烯,涼烯的眼神卻像是在示意,音龍這才環視了四周。

所以眾人目光都在這裡,連裁判也看了過來。

「....」音龍的手也伸向背後,拿了放在自己背後磁片,磁片發出的是亮黃色的光。

「....」涼烯衝了過去,不斷地用自己的磁片攻擊音龍,但是涼烯刻意的不去傷道音龍,只攻擊音龍的磁片偽裝成兩人在戰鬥。

「....」音龍很快地抓到訣竅,配合著涼烯的動作。

剛打完遊戲的翔太,在一邊的環廊上望著兩人的決鬥,用沒人聽得道聲音「User...」

「時間到!平手!」裁判一聲令下,兩人分開來,回到各自的空間,空間便慢慢分開。

遊戲結束,涼烯在更衣室換衣服,被音龍從後頭環抱。

「音龍!你怎麼..唔!」涼烯回過頭正視著音龍,卻被音龍吻上,並慢慢進攻,直到涼烯撞到牆壁。

「唔..音..音龍....」涼烯輕推著音龍,音龍才依依不捨地離開。

「涼烯...我好想你..你怎麼在這裡?」音龍望著涼烯,眼神裡滿是不解。

「摁...等回家,我在跟你說說明。先換衣服吧!」涼烯給了音龍一個淺笑,便繼續換著衣服。

等兩人都換好衣服,涼烯從腰間抽出一根黑色棒子。

「那是...」音龍指著涼烯手中握的棒子,頭歪歪的望著涼烯。

「你等等就知道了!」涼烯露出淺笑,往前小跑步並向狼一樣的往前跳,手把棒子一分為二,然後在涼烯的胯下便出現一台機車,亮著亮藍色的光。

「哇!好酷!」音龍整個傻眼,望著涼烯騎的機車。

「呵呵,上來吧!」涼烯將自己的背心的帽子戴上,音龍也坐上機車,抱著涼烯。

「對了,涼烯,你知道雷影在哪嗎?」音龍望著涼烯,眼神裡滿是擔心。

「我也不知道,等等先回家再去找吧。」涼烯發動引擎,騎往自己為在城市邊邊的房子。

等來到涼烯的家門口,便看到門外有一個人有點著急地走來走去。

「千寒!怎麼了?怎麼在屋外走動?」涼烯把機車停好,等音龍下車後,便把機車把手拔下,機車也變回原本的黑色棒子。

「涼烯!你不知道,突然,有一頭獅子從天而降,我嚇得就跑出來,不敢進去阿...」千寒拉著涼烯的手,指著屋子。

「獅子?阿..雷影!」音龍一聽到獅子這個名詞,便立刻衝了進去。

「奇怪,他是誰?」千寒指著剛剛衝進的少年,望著涼烯。

「他阿..他叫翔翼音龍。」涼烯對著千寒說著。

「音龍..音龍!」千寒突然很開心雀躍地也衝進屋內,而涼烯只是淡淡地笑,也慢慢地走進去。

此時的屋外,有著一道身影在外遊蕩著。

03.

到三人解釋過後,才知道原來千寒和音龍在現實世界是好朋友,而涼烯則是在遊戲世界和千寒成為好朋友。

「在我去買冰的時候,突然被一道白光打到,等我醒來以後,我就在這裡,然後我遇到翔太,有他的幫忙我才知道這裡的生活模式,在這兩個月我一直設法回去,不過都不成功,這兩個月讓你擔心了音龍,對不起。」涼烯的頭輕靠在音龍肩上,音龍只是摸了摸涼烯的頭。

「可是,你是失蹤兩個星期耶。」音龍頭歪歪的望著涼烯。

「可是...我在這裡待了兩個月阿...」涼烯抬起頭,不解地望著音龍。

「那是因為這裡的一個月等於外界的一星期喵.....」一道像男不男,像女不女的聲音迴盪在這屋子裡,而且還有喵字。

「吶!血狼!」聲音再度響起。

「!是程式?」涼烯站了起來,環視四周找著聲音來源。

「在這裡啦喵!」聲音著主人自屋頂跳下,摔倒。

「....誰?」涼烯望著趴在地上,正緩緩起身的生面孔。

「嗚..好痛....」眼前的人坐起身,眼框含著淚,隨時都會落下的樣子。

「先...先別哭啦,來,給你糖糖。」千寒見狀,馬上從口袋掏出一顆糖,遞給眼前的人。

「千寒!糖糖!」音龍也伸出手,對著千寒要糖。

「嘻嘻!當然有音龍的份。」千寒又從另一個口袋掏出一顆糖給音龍。

「我就知道千寒最好了!」音龍開心地接過糖吃著。

「御玄,你又亂跑了....」接著走進的是翔太,他走到音龍面前,將音龍的磁片取下,在裡面灌載一種程式。

「你管我喵!」御玄吃著糖,嘟嘴望向翔太。

「是是是!」翔太摸了摸御玄的頭,把載好的磁片裝回音龍背後。

「現在可以說明一下嗎?」音龍望著翔太,已經開始霧茫茫了。

在經過翔太的解釋,現在這個地方是一個次元遊戲世界,而現實世界的人卻不知原因的來到這裡,為了回去必須奪下王位或者將程式中心的總主機關機,但是因為傳言,所以統治者發布命令,對於現實世界來的人稱為使用者,而使用者必須刪除,但是翔太遇見涼烯,而翔太本身是反對統治者的暴虐,畢竟自己身為遊戲玩家的程式,所以暗中偷偷幫助使用者。

「剛剛的程式,是給使用者,讓使用者能夠像程式一樣的偽裝。」翔太對著御玄和音龍說著。

「喔喵~」御玄點了點頭,靠在翔太身旁。

「對了,聽說你明天就要和統治者一決高下了...」翔太一邊說著,望向涼烯。

「我會到現場幫你加油的喵~」御玄整個已經趴在翔太腿上,微笑說著。

「摁..我知道,可是這次..是他來挑戰我...」涼烯不解地望著。

「....你要小心點...」翔太凝重的語氣,讓音龍有點擔心。

「也許是因為你在短短兩個月就衝到第一名啦喵~」御玄把玩著自己的劉海,輕鬆地說道。

「也許吧...」涼烯將頭靠回沙發背上,音龍則是躺在涼烯腿上。

「喵~翔太睏睏喵...」御玄打了個哈欠,揉著眼睛。

「好啦,那我們先回去了。」翔太抱起御玄,走出屋外,叫出自己的機車,回到城市中心的屋子。

「我們也睡吧!」涼烯伸了個懶腰。

「摁,我幫音龍準備房間吧。」千寒站起,準備去準備客房。

「我跟涼烯一起睡就好...」音龍緊抱著涼烯,非常堅決地說。

「...好吧!我先去睡了,兩位晚安。」千寒道過晚安,便到自己的房間就寢。

一進到房間,音龍便一步步逼近涼烯。

「音龍...」涼烯只是一步步退後,最後跌坐在床,而音龍順勢壓了上去。

「明天的決鬥...不要去....」音龍在涼烯耳邊用氣音說著,甚至還舔咬著涼烯的耳。

「...音龍,如果我贏了,我們就能回去了...」涼烯抱著音龍,摸著音龍的頭。

「那如果你輸呢?會像我今天看到的程式一樣被分解掉嗎?」音龍身體開始出現微微顫抖,涼烯沒有說話,只是抱緊著音龍。

兩人在不知不覺中睡去。

03.

「...涼烯...」音龍一早醒來,發現自己的身邊無人,大感不妙,便用跑的衝向遊戲場地。

刷!場地的競技台出現一道非常刺眼的橘光,而音龍望向空中電子板顯示的玩家。

『統治者-洛燁V.S.血狼』

面板是音龍最不希望出現的名子。

等到光線消失,場地上只有一個人的身影,是衣服亮著橘色燈光的人,而涼烯不見蹤影,甚至連原本該殘留的磁片也一併消失。

「........」在一旁觀圍的千寒、御玄、翔太整個愣住。

「.....」而音龍則是跌坐下來,臉早已淚流滿面。

「音龍...」千寒忍著淚,走過去抱住音龍。

「等等,涼烯還沒死,磁片不見蹤影...」翔太望著遊戲場地沒有涼烯磁片的蹤跡。

「也許是力量太強,磁片跟著毀壞了喵~」御玄說著,這樣的情緒沒有影響到御玄很多,但內心還是難免一陣哀傷。

「不可能的,磁片非常的堅固,照剛剛的強度還不到,而程式在正式分解時,磁片會留下」翔太信心十足地回答。

「涼烯沒死....那涼烯在哪....」音龍拉著千寒的衣角,小孩子的口氣問著千寒,淚還是不斷留下。

「我們在找,我們日後再慢慢找。」千寒勉強擠出笑容給音龍。

翔太和御玄只是互看了一眼,想著剛剛如此神奇的事,充滿了驚嘆與疑問。

 

 

犬達廢言:

狗狗又生出了汪(燃燒殆盡

狗狗虛脫了,楔子超短,這篇超長阿汪(死攤

那希望大看得喜歡,這篇是最先進來的使用者的相遇過程和連接楔子中提到的意外汪WW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狗狗 的頭像
狗狗

死神與閃電的恐怖後裔

狗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夜。
  • =))=))=))=))=))狗狗等我的獎品(去死你這用獎品吊人的混蛋##
    是說我突然覺得御玄好白目(你也知道#
  • 摁!狗狗為了獎品拚了阿汪(甘願被吊的狗XDD
    狗狗把御玄寫白目了阿汪,當然狗狗懂得汪(你啥鬼

    狗狗 於 2013/02/01 23:05 回覆

  • 夜。
  • =))=))=))
    狗狗你這樣遲早會拿到我一堆廢塗(幹#
  • XDD沒關係啦汪

    狗狗 於 2013/02/01 23:18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