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謂生存法則(等等不對XD

殭屍出沒!!活人注意!!

大家好,我是狗狗

此地是末日一級感染地區,有本事進來可要有能耐好好掃過每一隻殭屍呦XDD

傢伙可要準備好,好好的來追殺殭屍,當然被殭屍追殺的,抱歉狗狗幫不了你,請自救OW<

目前在亂亂跑的研發自創殭屍:沉默之地創.世紀

還會有監獄兔同人之變種殭屍產出WW

回收再製的殭屍有黑暗大陸也努力開發準備野放~

切記,每隻殭屍都是很用心地被追殺(?),可不要用隨便的態度,不然他們絕對會咬你、外加啃得乾淨和肚破腸流喔(等等不要威脅人家

 

歡迎入內了解關於第七區以及殭屍控狗狗

 

- 觀看注意 -

《此為贈莎莎的生日賀文》

《角色崩壞、甜度高》

 

 

有人說,舞蹈詮釋一個人。

一個人的想法,一個人的情緒,不管是愛戀,還是憂鬱,都可以從舞步的另一面看出來。

01.

那一年,我們在舞池見到面。

我那時被甩,所以到舞池,希望可以將一切煩人的事情,藉由舞蹈發洩出來。

等我站上舞池,我就隱隱約約感覺到,有人在注視著我。

你慢慢的,隨著音樂擺動,來到我的旁邊。

音樂結束,是雙人舞!

你來到我的面前「願意賞臉嗎?」你向我伸出手,禮貌的邀約。

那時我已經有點昏昏沉沉『他X的,那酒不是給人喝的。』

但我還是能依稀看見,他有一頭燥紅的頭髮,還有那一雙,金黃色的瞳孔。

我在猶豫,猶豫到底要不要將手伸出,但最後,我決定陪你跳這一支舞。

你開心地領著我,一步一步,雖然只有短短幾分鐘,但我卻感到莫名的安心。

我不知不覺的,將頭靠在你的胸膛中「好熱,好溫暖。」我的眼睛緩緩闔上,只能依稀感覺到,你還在帶著我跳舞,不過,是什麼東西軟軟的、熱熱的,貼在我的唇上?

不想管,也沒有力氣去思考,我這樣,昏睡在對方懷裡。

02.

隔天,我醒來,是位在舞池旁邊的旅館。

「旅館?難道.......」風介馬上環視自己的身體和四周。

「幸好。」風介鬆了一口氣,他瞥見旁邊有張字條。

『To正在傷心的你:

謝謝你昨天陪我跳舞,但你一跳就睡著了

沒辦法只好把你帶來這,房間用完了直接退

錢我已經付了,算是答謝你陪我跳舞的回禮。』

風介看著這張紙條「也沒留下姓名,如果再去一次,會不會.....再遇到他?」風介看著看著,嘴角微揚。

風介回到家,卻看到他最不想看見的人。

他也有一頭鮮紅的頭髮,但他的眼神卻是如此可怕,刻薄,彷彿看一眼,就能使人有想死的感覺,沒錯,我確實是很想死。

「出去!我不想見到你。」風介對眼前的人大聲斥責,下達逐客令。

「哼,風介你好狠心。」眼前的人一步一步地往風介靠近。

「別過來,走開!」風介轉身想逃,卻被背後的人一把拉住,拉進對方懷裡。

「放開我,基山,不然別怪我不客氣!」風介將手舉高,準備往基山揍下去。

但馬上被基山抓住,基山抓著風介的手,舌頭往風介的指尖舔去。

「你以前都很親密的叫我浩人,怎麼,改口啦?」基山不斷玩弄風介的劉海,鼻尖湊進了風介的頸肩。

「這味道是......」基山生氣地將風介壓制在地,憤怒的眼神逼視著風介。

風介只是冷漠的接受,基山的眼神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「風介!你去夜店做什麼?」基山逼問著風介,但風介以沉默來做回答。

「喔!原來....是看上那裏的無名小卒,所以打算拋棄我啦!」基山開始用鄙視的眼神看著風介。

這時,風介終於有反應「哼!拋棄,是你先拋棄我的吧?這種對付我的甜言蜜語,去跟那女人說。」風介撇過頭。

「我跟她沒有什麼,我們只是........」

「只是什麼?原來一個只是可以讓你們到床上喔,你真可悲。」

「我......你是.....怎麼知道的?」基山壓住風介的手,力道漸漸沒了。

「我不想和你講話,出去!」二度下達逐客令,但基山沒有要移動的意思。

「你自己也一樣吧,你敢說你昨天是清清白白的?」基山抓住風介自尊的弱點。

風介輕笑了一聲「是啊,我昨天和一個人搞再一起,那個人......比你厲害太多太多了,你知道.....」

「住嘴!」啪!一記響亮的耳光,打在風介臉上。

「你.....」啪!又一記。

「我不是叫你閉嘴,看來.....你太久沒教了!」基山開始胡亂扯風介的衣服,不管風介怎麼掙扎。

「不要!住手!」風介掙扎的很厲害,但基山的力氣遠超過他。

「我得不到的,別人也休想想得到!」基山開始胡言亂語,風介抓到一個空隙,腳一踢,踢到重要的地方。

肚子.....應該算重要吧?

風介看著在地板上,抱著肚子打滾的基山,頭也不回地衝到了昨天去的夜店。

「衣服只有袖子的地方被扯壞,不過現在好像很流行這樣。」風介看了一下天色,是有點暗了,便走了進去。

風介眼神開始掃射四周,找尋著昨天那人的身影。

音樂開始,風介再度踏上舞池,音樂結束,又是雙人舞。

正當風介放棄,要出去時,一個聲音叫住了他。

「那麼早走,會錯過精采好戲喔!」回頭一看,是昨天的那個人,他一樣伸出了手。

這次,風介少了昨天的猶豫,手馬上覆在對方的手上。

對方一樣領著自己,一步一步的跳著。

「我叫南雲晴矢,你呢?」一個轉身,他出聲了。

「涼野風介。」兩人之間,再度回復沉默。

音樂結束,兩人一起走向吧檯。

「那個.......你昨天,為什麼邀我跳舞?」風介轉過頭,看著正在喝水的晴矢。

「因為你的舞步,很傷心!」晴矢放下杯子「好戲來了!要看著我喔!」

「啥?」風介看著晴矢脫掉外衣,穿著吊嘎,就這樣衝倒舞池中央。

「O-K-!街舞旋風,開始吧!」由DJ先帶頭炒熱氣氛,音樂開始,中央,晴矢和其他人,跳著帥氣的舞姿,所有高難度動作,用在晴矢的身上,簡直輕而易舉,鞍馬,空翻,樣樣都會。

突然,晴矢衝了過來,將我帶上場上,此時,只有我和晴矢兩人。

晴矢對我比了挑戲的手勢,然後跳了一小段的街舞,然後,燈轉到我面前,我的身體也做出了一連串的舞蹈,在這樣兩方換來換去的舞蹈下,場地兩邊的人,早已鼓譟,嗨成一片。

每個人紛紛跳上舞池,由音樂帶領,跳著各自的舞步,我們兩人,就硬生生地被人群分開。

「晴矢?」風介開始找尋的晴矢的身影,突然被一道力道拉住,往外頭跑。

「晴矢?你在幹嘛啦?」風介被晴矢拉著跑「等等,你太快了。」風介已經氣喘吁吁,動作有點遲鈍。

晴矢一言不發,直接把風介揹了起來,快速地往前跑。

直到看到一間房子,晴矢走進那間房子,將風介放了下來,然後倒在地板,大量的補充氧氣。

「這裡是?」風介看著四周,有一個墊子,一台放音樂的收音機,其他的地方都很寬敞,有一片牆壁都是鏡子。

「這是我的練舞室,也是我的家。」晴矢翻了一身,從仰躺變成趴姿。

「風介,幫我按一下。」晴矢指著收音機,風介按了下去,立刻有音樂撥出,晴矢跟著音樂,再度跳起舞來,風介被晴矢帶動,也跳起舞來。

跳了一段時間,兩人再度倒下,氣喘吁吁。

「吶,風介,我們來編一套雙人舞好不好!」晴矢看著風介,風介的臉因為劇烈運動而泛起紅暈。

「好啊!」風介轉過頭,眼神和晴矢對上,他看到晴矢眼神中,好像有一股奇怪的感覺。

「摁!」晴矢也從風介的眼神看到,一股為未知名的情感流露了出來。

「風介,你覺得愛情是什麼?」晴矢玩著腳上的鞋帶。

「我覺得愛情......不該像公式一樣,被牢牢套住,多點空間,而不是毫無改變的動作這樣吧?」風介根本不懂什麼是愛情,因為他從未接觸過真正的愛情。

「幹嘛問這個?」風介突然想到,晴矢不該是會問這種問題的人!

「沒什麼,只是我好像.......喜歡上某人了,對了!你住哪啊?」晴矢轉移話題。

「恩......我沒地方住!」風介撒了個謊。

「那來跟我住吧,自己一個人好無聊!」晴矢不知道從哪裡生出一條墊子,晚上,他們將舞步、音樂討論好後,便沉沉睡去。

03.

日後,風介一直住在那裡,他們也會去夜店,利用跳舞賺取獎金,順便開開眼界。

直到有一天,他們在跳完第一輪後。

「涼野風介,原來你躲在這啊!」風介瞪大了眼,這聲音,回過頭,果然......

「走開,我已經和你沒有關係了。」涼野風介繼續喝著水,但基山得寸進尺,直接從背後抱住風介,不斷用他脹大的分身,刺激著風介,風介不小心嬌喘一聲。

但這一幕幕,都被晴矢看到了。

「夠了!」風介用力掙脫基山不要臉的動作,風介的餘光瞥見晴矢。

「晴矢!不是你想的那樣.....」風介著急的想解釋,沒有看到基山那副宛如獲勝的表情。

「走吧!第二輪要開始了!」晴矢回過頭,眼角的一顆淚,滑過了晴矢的臉頰。

這場舞,兩人不但沒有笑,甚至感受到來自對方的種種情緒,等到舞跳完後,晴矢逕自走向吧檯,點了他從來沒碰過的酒。

晴矢喝了一小口,便放下杯子『真是夠他X的苦,這是給人喝的嗎?』

「晴矢.....」風介走過去,輕喚了對方的名子。

「你走吧,我等等再走!」晴矢沒有回過頭看風介,繼續把玩著他的酒杯。

「好....」晴矢沒有回過頭,沒看到風介淚眶濕潤的樣子。

「我...風介!」晴矢想了一下,便走出去追風介。

此時,風介獨自一人,走在漆黑的道路上,只有路燈在還亮著。

有一個人,從背後抱住風介。

「風介,跟我回家吧。」又是他。

此時,風介崩潰了「你....你為什麼要來纏著我,你明明就有人了,拜託你.....放過我吧!」風介對後方的人咆哮完後,頭也不回地往前跑。

「好吧!」基山手上握著風介家的鑰匙,對後面的人呼喊了一聲。

「出來吧,我知道你在這。」基山回過頭,看到了一個身影,著他走過來。

「既然我無法給風介幸福,那就由你來吧!」基山將鑰匙,往對方丟去,對方接住了,對基山點了一下頭,便往風介跑走的地方追去。

「要幸福喔!風介!」基山往回走,消失在路的一端。

晴矢跑向家,看到風介自己一個人,蜷曲的窩在牆壁旁。

晴矢走向前,用腳尖頂了風介一下。

「繼續練舞吧,雙人舞!」風介抬起頭,淚不斷留下,他站起身子,直接投向晴矢,而晴矢也把風介緊抱在懷裡。

等到風介哭完後,兩人開始跳著舞。

「話說,愛情要有點刺激啊,像這樣嗎?」晴矢用手撥亂了風介的頭髮。

「別鬧了啦,哈哈!」這是晴矢第一次看到風介這樣笑,晴矢滿足地看著風介。

「看你眼裡,似乎和我一樣,有一句話!」晴矢轉過身,看著風介。

「是啊!」風介給了晴矢一個微笑。

「我愛你!」兩人同時說出這句話。

晴矢走向前,吻住了風介, 一步一步的進攻,直到風介碰到了牆壁,晴矢的舌頭不斷地在風介口裡肆虐,手緩緩地解開風介的衣服,也解開著自己的衣服。

晴矢將風介壓下,讓風介坐著,手指不斷在風介身上遊走,指尖幾乎走遍風介全身每一寸肌膚。

「晴矢,我......」風介想要說話,但被晴矢的指尖蓋住。

「虛!我想用我的體溫,來回答你!」晴矢將風介攬住,少了衣物的阻隔,體溫在瞬間走遍對方全身。

晴矢讓風介坐在自己懷裡,手溫柔的撫摸著風介,讓風介不斷喘息,溫柔的觸碰,真實的觸感,這讓風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。

晴矢的手,覆在風介胸口上,感受著風介的心跳,和自己的心跳一樣,非常躁動。

晴矢徹底將風介壓倒,風介完完全全成為了晴矢的人。

兩人成功地將雙人舞編完,兩人同住在風介的公寓,然後跑去練舞室,偶爾在那睡一晚,說也奇怪,基山從此不曾出現在風介面前。

今天,兩人又在跳舞。

一步一步,跳出了我們的感受,跳出了我們之間的情感。

一踏一踏,踏出了屬於我們世界,踏出只屬於我們,永遠不變的真愛。

我們就這樣, 一點一點的墜入,屬於我們的雙人舞,彼此慢慢欣賞。

 

 

犬達廢言:

呼!好久沒打那麼多文了汪(眾:六日打的就不是了(狗:別來串場汪(踹

那麼,進入正題,打賀文,是有經驗了,不過生日賀文,道是第一次汪OWO

所以.........莎莎 生日快樂汪 (眾:HA~PPY BIRS~DAY哈哈哈嘿嘿嘿(狗:還知道要唱歌,不錯(豎大拇指

看到我即時沒祝福你,還有無名也是,有沒有嚇一大跳啊汪?XD

狗狗我特地把壓箱寶放在最後,一次爆開汪(眾:你以為是手榴彈啊(狗:再說把這塞進你嘴裡(手拿手榴彈

好啦,大家拿一坨奶油or刮鬍泡!砸!(眾:砸拉砸拉

這都是幫我們班班導慶生學來的,等我一下汪(狗:哪個不怕死的對我丟刮鬍泡汪(抹去臉上的刮鬍泡(香香的XD

我們班也是壓到最後一次爆開汪OWO

還幫老師順利求婚(眾:讚(狗:好說好說

好啦,串場結束汪!收工!

茂&可:阿我們呢?

狗:對齁汪(嘴裡塞滿蛋糕

茂:原來就是為了吃蛋糕,你孤魂野鬼啊

可(會心一笑):莎莎!生日快樂喔!

茂:對啊,生日快樂

狗:這可是我大費周章請來的汪(拍胸

茂:我也要吃蛋糕(飛撲

可:還不是一樣!孤魂野鬼!(搖頭嘆息

狗&茂:李說審摸?(兩人嘴裡還是蛋糕

狗:希望你會喜歡狗狗幫你打的賀文(我的蛋糕啊,被茂人拿走啦(飛奔

南&涼:話說主角是我們,怎麼沒露臉(狗:現在就是了(遭毆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狗狗 的頭像
狗狗

死神與閃電的恐怖後裔

狗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莎莎
  • 謝謝狗狗~莎莎超喜歡的!
    害我以為你忘了我生日((哭
    但茂人,和可拉拉謝謝你們!
    來啦~莎莎拷了蛋糕一起吃吧風介,晴矢,茂人,可拉拉,和狗狗
    可拉拉:嗯~還可以((感動
    茂人:很好吃喔~莎莎((哭
    風介,晴矢:還可以,但我們好像被遺忘喔((警張
    狗狗:( 請狗狗自由發揮 )
    小劇場~請收下>//<
  • 耶!玩劇場XD
    狗:我也要(孤魂野鬼上身)超好吃的
    就這樣,五個人開始搶食蛋糕XD
    狗:對了,我朋友剛送冰淇淋蛋糕,一起吃吧
    莎&南&茂&可&涼:好啊
    狗:先拿兩塊給莎莎(走向莎莎
    莎:我吃一塊就好啦,媽呀(臉上涼涼
    狗:(把一塊蛋糕砸到莎莎臉上)生日不這樣玩不好玩啦XD
    南&狗&茂:開始搶食囉
    涼&可:是冰淇淋不可不搶(衝
    涼:話說,怎麼有兩罐刮鬍泡在這
    狗:砸人用的(還在吃蛋糕
    南&茂:砸啦
    涼&可:媽嗎咪呀
    莎:我最可憐,被當成目標
    結局是,每個人身上都有刮鬍泡,但是......狗狗呢?
    狗:靜悄悄,準備落跑(靜靜地走向門邊(但是有五大怨氣在背後散發耶?
    莎&南&茂&涼&可:砸啦(拿刮鬍泡往狗狗身上噴和抹
    狗:Oh My 汪(瞬間變成目標
    莎:既然要玩,就玩得瘋一點,況且.....這可是狗狗開的場喔(邪笑(繼續砸
    狗狗是不可能會忘記莎莎的生日的汪,只是在做準備汪XD
    生日快樂汪(抱

    狗狗 於 2012/08/02 09:31 回覆